故宫倦勤斋通景画中的光影戏法

故宫倦勤斋通景画中的光影戏法
故宫倦勤斋通景画中的光影戏法  倦勤斋坐落紫禁城宁寿宫花园北端,建于乾隆三十八年。修建由东五间、西四间两部分组成,其间由西四间室内的西端面东有一个戏台,盘绕戏台的西墙、北墙及顶棚上有一幅通景画。  通景画又名贴落画,是清代乾隆时期皇宫最常运用的一种室内装饰画,其首要特征是在纸、绢上做画,然后贴满整个墙体和顶棚。倦勤斋内的通景画覆盖面积到达170平方米,由20余张画片拼接而成。该通景画由意大利画家郎世宁和他的学生们学习了欧洲教堂的全景画方法而移植到清代宫殿内的。  倦勤斋室内的通景画极端赋有艺术特征:西侧墙体上制作的是斑竹搭架的院墙,墙后远山,山石挺拔,树木成林;北墙上制作的是一处宫中院子,院内有斑竹搭成的透空篱笆墙,每根竹竿极富立体感;墙上有一个圆形的月亮门,门外有一只丹顶鹤正在整理茸毛,高处两只喜鹊翩然起舞;远处还能够看到赤色的宫墙和富丽堂皇的宫殿,宫殿的屋脊与蓝天白云互为衬托;该场景亦真亦幻,给人一种身处室外,欲穿过月亮门而迈入仙界花园的感觉。  倦勤斋整个顶棚被画成了一座斑竹搭成的藤萝架,绿植盘绕的架子上,悬挂着一串串粉紫相间的藤萝,藤萝的鲜花开放,衬托着蓝蓝的天空。观者若站在室内中心昂首望顶棚,就会发现藤萝架上的一朵鲜花刚好悬挂在头顶;放眼四周,又会发现藤萝架上的花朵并非笔直悬挂,而是渐渐歪斜,出现岌岌可危的姿势,给人以身处室外藤架之下的实在之感。  倦勤斋的通景画在方法上与西方的全景画一脉相承。全景画于十八世纪在英国诞生,其画风特征即依照必定的平面或曲形布景制作,画面盘绕观众,展示连续性的叙事局面或景色。全景画用于室内顶棚时,又被称为天顶画,这些画多以宗教、神话传说和历史事件为主题,并合作穹顶的内部结构进行发明。天顶画因为没有地平线作为观看者的参照,因此观看者是没有“视觉中心作用力”的,能够发生激烈的上升或下降的心思感触。  西方全景画一般都选用焦点透视法。这种画法的特征是画上的平行线条都将按必定的走向和规则消失于画面上或画面以外的某一点。在作画起稿的过程中,为使焦点透视准确无误,需要在画面上画出线条或用线拉出线条来,因此这种画法又被称做“线法画”。这种绘画方法初期多用于西方教堂及皇室贵族的修建中,后于清中期由传教士引进我国,并深受帝王喜欢。  在西洋传教士画家的影响下,透视画法进入清代宫殿,并且运用于贴落画上,构成通景画这一特别品种,其画面出现出激烈的立体感和纵深感,与室内实在景象结合,令人难辨真假。倦勤斋全景画在数张大的丝绢上,然后覆盖于墙面与顶棚,它既融入了清宫殿中的传教士画家西方透视画法要素,又带有我国绘画传统山水院子景色特征。  倦勤斋顶棚的串串藤萝,具有稠密的天顶画特征,融中西画法为一体,既有西方的透视感,又具我国的适意性。倦勤斋内墙面画学习欧洲全景画法,画中的竹篱围廊、院子松树、楼阁宫墙构成全体,不只与室内装饰乃至与室外景象都相对应,并且将透视技法对空间的营建表现得极致,给人一种身在室内而恍若室外的奇幻作用。能够以为,倦勤斋通景画是古代欧洲文明艺术对我国宫殿文明艺术影响实例。  虽然倦勤斋的通景画有着稠密的西式绘画风格,但与西方的全景画有着显着的差异。  从绘画风格视点讲,西方的全景画选用的是焦点透视绘画法,画家往往从固定的视点动身,实在再现所看到的景象和空间联系,绘画中的暗影投射和明暗比照发明了三维空间,明暗反差激烈;清代宫殿通景画的透视感首要表现在修建物上,执行于画纸时,并非以仅有的视点进行再现,画面中的景象组织表现了画家视野的活动,画中人物、花鸟等选用传统画法较多,虽有明暗但不激烈,因其首要原因在于乾隆皇帝以为昏暗的光线是在污损画面。郎世宁及他的我国学生们用光线凸出最重要部分以替代光线与暗影的作用,发明出的场景和人物似乎布满正午阳光,确保有共同的光源,构成了亮堂的画风作用。  从绘画方法视点讲,西方的全景画选用的颜料为西方油画颜料,画师直接在墙面和天顶上作画;清代宫殿通景画不只运用我国传统的绢与矿物质颜料,并且选用我国传统的裱糊方法,可谓在“西法中化”的过程中又进了一步。  倦勤斋内的通景画以透视理论为辅导,增添了科学理性的要素,其间国传统绘画风格中带有稠密的西方油画技法,并构成一种由视像幻觉而引发的趣味性审美,表现了东西方文明和艺术的沟通和交融。  (作者系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修改:丁宝秀】

Posts Tagged with…